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沈建光:不搞強刺激,2020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延續政策定力

2019年12月13日 09:28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12月10-12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在筆者看來,本次會議延續了十九屆四中全會及12月中央政治局會議的精神,總體符合預期。

  會議對于當前經濟嚴峻局面的認識客觀理性,直面“全球動蕩源和風險點顯著增多”,“結構性、體制性、周期性問題相互交織,‘三期疊加’影響持續深化,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現實;同時強調以科學務實的方法論指導政策部署,提及“必須科學穩健把握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強全局觀念,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必須善于通過改革破除發展面臨的體制機制障礙”等內容。

  在上述背景下,本次會議仍然堅持合理適度逆周期調控、不搞強刺激的政策思路,總體“穩”字當頭。例如,會議提及“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寬貨幣基調未變;財政政策“要大力提質增效”,將延續積極;仍然堅持“房住不炒”的總基調、并提及“全面落實因城施策,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長效管理調控機制”;面對外部不確定性,提出“對外開放要繼續往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方向走”。此外,當前決策層的思路依然著眼于中長期的發展,改善民生、穩定就業、高質量發展及深化改革也構成了政策主線、貫穿始終。

  在筆者看來,2020年中國經濟大概率將延續總體下行的態勢,在此背景下,本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穩”字當頭,應是綜合外部不確定性、強刺激效果及其后遺癥、寬松政策空間等諸多因素考慮后的結果,符合筆者在文章《2020年:中國經濟需要“保6”嗎?》的預期。原文如下。

  2020年:中國經濟需要“保6”嗎?

  2019年的中國經濟被兩大意外所籠罩。一是中美經貿摩擦局勢突變,特朗普對華關稅不斷升級,中國則反制強硬回擊,兩國經貿摩擦在“升級-復談-再升級-再復談”的波折中不斷加劇。二是面對嚴峻的內外部環境,防風險措施不松反緊,房地產融資和金融整治力度超出預期。

  在此背景下,今年中國經濟走勢前高后低,三季度GDP同比增長6%,觸及政府工作報告增速6-6.5%的下限。對此,兩種相反的觀點涌現。社科院余永定主張,GDP增速觸6之后應當“剎車”,“寧愿財政狀況暫時惡化”也要穩住經濟增長。市場經濟學家陸挺等則認為,應珍惜已經不大的政策空間,慎用寬松政策。

  對此,筆者認為,2020年不應當把目標定為“保6”,主要原因有三點:一是中國已經采取一定刺激措施,但效果不佳;二是外部環境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三是過去的強刺激措施留下諸多后遺癥,如果為“保6”而重啟強刺激,可能影響防風險等政策目標完成,從而得不償失。

  保增長措施已經在起作用

  事實上,中國已經使用了適度刺激。去年以來的本輪經濟下行過程中,決策層對于短期保增長仍然高度重視,逆周期調控從未缺席。

  貨幣政策方面,央行年內兩次實施全面降準,合計1.5個百分點、釋放中長期資金約2.4萬億元;分三次對部分中小銀行實施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2800億元;定向支持中小微及民營企業,三次實施TMLF操作,釋放資金超過8200億元;合理運用價格工具,推出LPR新報價機制后,LPR已三次下調,1年期品種已合計降低16個BP。此外,MLF、公開市場操作(OMO)也始終發揮作用,應對包商事件等短期沖擊,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財政方面,減稅降費發揮了重要作用,截至三季度,全國累計新增減稅降費17834億元,其中新增減稅15109億元,新增社保降費2725億元,完成全年進度的90%;其中增值稅減稅7035億元,個人所得稅兩步改革疊加減稅4426億元,小微企業普惠性政策減稅1827億元。

  基建也是動作頻頻,今年新增專項債限額2.15萬億元,截至9月已全部發行完畢;6月中辦國辦發文允許將專項債券作為部分符合要求項目的資本金;9月國常會明確“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部分新增額度,并擴大使用范圍”。此外,11月國常會還明確下調部分領域基建項目的資本金比例。

  不過,中國經濟數據看上去仍然較弱,1-10月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2.9%,制造業投資增長2.6%,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8%,均處于歷史較低水平。這是否說明刺激未能奏效?筆者傾向于認為,雖然刺激的具體效果很難量化,但若無上述政策,中國經濟可能早已“破6”,提前落入5區間,從而使悲觀預期進一步強化。

  外部環境仍將左右增長前景

  隨著中國進一步走向開放,因此預計經濟仍將受到外部環境約束。盡管中美談判取得積極進展,雙方有望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但今年來兩國經貿形勢的反復波折表明,仍應警惕談判不及預期的可能性。

  受貿易萎縮影響,海外經濟走勢亦難言樂觀。作為全球經濟景氣的“金絲雀”,韓國出口連續12個月同比負增長,復蘇尚需時日。美國消費仍有韌性,但企業已經在縮減投資,通過稅改回流本土的利潤主要進入資本市場,對實體經濟支持有限,2020年GDP增速大概率回落到2以下。歐委會則將歐盟2020年經濟增速下調至1.2%,出口導向的“火車頭”德國仍是拖累。

  同時,美國總統大選、英國脫歐等重大政治經濟事件將在2020年登場,不排除圍繞伊朗核問題等地緣政治風險點有其他“黑天鵝”事件發生,甚至特朗普“出爾反爾”、達成再撕毀中美第一階段協議也不是毫無可能。一旦外部環境惡化程度超預期,那么“保6”一來難度大,二來無必要。

  深化改革開放,避免強刺激

  最重要的是,過去面臨經濟壓力時,中國往往采取強刺激,這些刺激政策盡管短期內對中國經濟起到了穩增長作用,但隨著中國經濟體量不斷擴張,潛在增速下降,刺激效果也在邊際減弱。

  強刺激還留下不少后遺癥。筆者曾在《反思“四萬億”恐懼癥》中指出,“四萬億”在中國經濟瀕臨硬著陸之際推出,方向是正確的,只是執行過程中忽視了中國經濟固有的結構性弊端。“四萬億”的主要問題包括地方政府財政行為缺乏約束、金融體系承擔“準財政”功能、國有企業隱性擔保機制、產業政策存在諸多弊端,造成房地產泡沫積聚、地方政府債務、銀行壞賬風險加大以及產能過剩等問題,部分問題至今仍未得到徹底解決。

  僅以房價為例,全球金融危機后,中國的每一輪刺激均伴隨著房價大幅上漲。筆者通過金融機構境內住戶貸款和居民可支配收入指標計算,發現2018年這一比例達到122%。以國際清算銀行口徑的居民償付比率(即使用剩余加權平均期限和貸款基準利率計算居民債務現值)作為杠桿率指標,可以得出中國居民杠桿率為10.32%,高于美國、英國、日本等主要經濟體。

  因此,筆者認為2020年仍將很大程度延續目前的政策思路。特別是在房地產領域,短期不將其作為刺激經濟的手段,中期堅持“房住不炒”,遏制房地產高杠桿風險,降低對實體經濟的擠出,只有在經濟下行壓力觸及底線或房企資金鏈風險加劇,才可能出現“因城施策”的邊際微調。

  財政方面,專項債提前下發帶動基建投資將成為政策主線,但與之前大規模刺激的情景不同,2020年將以通信“新基建”為主要發力點。貨幣方面,央行行長易綱表示“貨幣政策的主要功能是保持短期的需求平衡”,貨幣政策框架將協調穩增長與降成本的關系,并逐漸從數量調控為主轉變為價格調控為主。

  2020年是改革的關鍵之年,短期穩增長和長期促改革之間存在取舍,核心仍然是通過對外開放、加大創新研發等途徑提升效率。特別是,借助顯著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經濟增長率和快速增長的國內市場需求,中國應當繼續以開放回應孤立主義,實現競爭中性原則,優化營商環境,并通過加強科技創新和治理能力,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者。改革開放取得實效,取得更大的中長期的收益,即便未來經濟增速換擋、進入5時代,也比靠強刺激取得6的增長更加健康。

  (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 沈建光)

(責任編輯:馬常艷)

沈建光:不搞強刺激,2020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延續政策定力

2019-12-13 09:28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查看余下全文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五星综合走势图 星露谷物语 最高效赚钱 北京快3 急速赛车驾驶 体育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11选5 贵州快3今天走势图 大乐透中奖对照表图片 赚钱宝硬盘用分区吗 比分网球探足球即时比分 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破解版 体彩6+1 微信真龙霸业怎么赚钱 麻将开始选一个万筒条 海济生物公司赚钱制度 黑龙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