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書院拔地而起 如何活化傳統書院的當代價值

2019年11月14日 08:18    來源:文匯報   

  原標題:越來越多古老書院修繕重開、新式書院拔地而起,專家熱議——如何活化傳統書院的當代價值

  浙江省嵊州市貴門山,坐落于獨秀峰下的鹿門書院掩映在林木重巒之中,一道清溪流經背后。

  這座褐瓦白墻、檐廊相連的兩層建筑建造于宋淳熙元年(公元1174年)。它曾是鄉賢之祠、求學論道之所,后來一度荒廢,如今又傳來了瑯瑯書聲。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書院的負責人——語文教師呂紅蕾、呂群芳兩姐妹帶領來書院游學的孩子游覽當地的紅色革命遺跡、聽當地老戰士講那過去的故事。

  鹿門書院是民間書院興起的一道縮影。在全國各地,越來越多的古老書院正修繕重開、新式書院拔地而起。作為中國文化發展歷程的地標性存在,書院的復興也自然關聯傳統文化的回歸與弘揚。如何避免讓書院淪為純粹的打卡景點?如何讓書院重振傳統文化教育功能?如何將古代書院精神融入現代教育體制之中?由書院中國基金會主辦的“蓮子計劃”研討會近期在京舉行,相關專家以及書院復興工作的一線推動者們就上述問題展開了討論。

  可繼承與研習傳統文化

  2018年早春,貴門當地一所初中的同學們聚集在鹿門書院,聽呂紅蕾講明末清初戲曲家李漁的著作《笠翁對韻》。這是鹿門書院修繕重開后舉行的第一堂課。據呂紅蕾介紹,鹿門書院成立于南宋時期,由著名理學家呂規叔創辦,理學大家朱熹曾應邀來此講學,見此地山清水秀,聞書聲瑯瑯,便以為“山有賢人良足貴,鹿門應改貴門題”,特地寫下“貴門”兩字贈與書院。

  10多年前,呂紅蕾曾到訪過湖南長沙的岳麓書院,得知朱熹曾在岳麓書院講學,開書院會講之先河,由此,岳麓書院成為當時聞名全國的學術基地。她忽然想到:800多年前,朱熹也來鹿門書院授課了三個月。“鹿門書院是藏在深山的一塊璞玉,作為貴門人應該守護好這塊璞玉。”呂紅蕾、呂群芳兩姐妹向嵊州市有關部門建議,將重開鹿門書院納入“助力鄉村振興計劃”,呂家兩姐妹在書院里開設了“字若星辰”的漢字課,講解《三國演義》《水滸傳》等傳統名著,還開展鄉村公益研學活動——“鹿門書聲”,活動有晨練、情景式古詩詞學習、尋訪文化古跡等,讓孩子們“悟詩書之趣,得強體之旨,誦山水之章,歌明月之行”。

  兩姐妹的嘗試為鄉村文化注入了活力,鹿門書院也成為了孩子們研習傳統文化、進入古人精神世界的時空隧道。呂群芳將漢字課定為書院的固定課程——在她看來,每一個漢字都是一塊活的化石,每一個漢字都用它那形象的“外貌”,向人們講述著一個個動聽而有趣的故事,生動具體地昭示著歷史進程的軌跡。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中國書院學會副會長、中國教育學會傳統文化教育分會理事長徐勇肯定了鹿門書院的探索模式,他建議,書院在傳統文化教學上應更為開放包容,不能將傳統文化狹隘地等同于儒家經典,把傳統文化教育窄化為道德教育,而是可以從“經典”“常識”“游藝”三方面入手,為孩子們提供符合其興趣與認知水平的個性化教學內容:“受中國教育學會委托,我帶領的中國教育學會傳統文化教育分會制定了《中小學傳統文化教育指導標準》,我們提出傳統文化教育,不等同于國學經典,更不等同于儒家經典,它是比國學經典、儒家經典更加開放、更加具有豐富內涵的理論。”

  對現代教育仍有針砭作用

  徐勇認為,古代書院曾有著祭祀、教育、藏書等功能。盡管這些功能業已消失或被現代教育所取代,但書院教學中的德智并重、師生融洽、崇尚個性等仍對現代教育起到了“針砭作用”。這意味著書院的復興不僅是建筑形態的復原,不止于節日性、景觀性的打卡地點,而要重建其篤學求真、論辯爭鳴的文化功能,發揮靜水流深的影響。

  如今,國內許多高校都展開了書院制試點。其中,湖南大學內的岳麓書院已成為書院古為今用的范例。20世紀70年代,湖南省委托湖南大學管理、修復岳麓書院。目前,岳麓書院已經形成從本科、碩士、博士到博士后的完整的人才培養格局。書院不僅將古代建筑與多媒體設備相結合,為學生們提供了優美的讀書環境和豐富的藏書資源,還吸收古代書院的精神進行一系列教育體制的探索,如設立學業導師、班導師、生活導師和學業興趣導師構成的本科生導師制,促進師生交流;強調“習禮育人”;組織常態化、制度化的“講會”和“讀書會”,鼓勵師生之間、同學之間的切磋商討、交流論辯……湖南大學岳麓書院教授鄧洪波主張,書院可以成為現行教育體制的補充,知名傳統書院尤其可與高校結合,聚攏人才,進行高水平的學術研究和文化創造。

  除了對教育模式和理念的借鑒外,古代書院的另一大價值在于高度的個性化——作為“名賢精心之地,鄉賢過華之所”,古代書院大多有精神領袖,祭祀當地的鄉賢,教學內容也獨具個性,有利于思想的百家爭鳴。例如陜西省眉縣橫渠書院,據書院負責人劉泉介紹,北宋時期我國著名的思想家、哲學家、“關學”創始人張載曾在此設館講學。

  劉泉等人決定每兩年邀請世界著名關學專家來書院舉辦一次大型國際關學研討會和關學會講大會,并為廣大的中青年學者和大專院校學生提供研究、溝通、討論、交流的平臺。2018年,橫渠書院在西安成立了橫渠書院分院,與31所大學哲學院簽訂合作協議,定期開展張載正蒙讀書會和關學思想青年學術沙龍活動,不僅探討關學,更討論中外哲學領域的新觀點、新思想等,有的甚至組織了志同道合的學術研究團隊。

  北京市明德書院理事長、院長張順平說,“現代書院才剛剛出現,從大的時空觀看,尚處在恢復、萌芽、探索期,與古代書院的地位、作用、功能相比,還不能說成熟,也遠未定型,現代書院的功能設置是一個值得所有同道認真嚴肅思考的問題,也是值得所有同道殫精竭慮、薪火相傳去不懈奮斗的神圣使命。”(記者 彭丹)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

新式書院拔地而起 如何活化傳統書院的當代價值

2019-11-14 08:18 來源:文匯報
查看余下全文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五星综合走势图 写娱乐新闻怎么赚钱 青海快3走势图下载安装 收旧家电最赚钱的方法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时时彩缩水软件赢财版 彩89首页 重庆欢乐生肖走 在火山小视频上发视频能赚钱吗 仲博彩票平台是不是骗子 骨牌推牌九游戏下载 什么手机软件抢能赚钱 中介这个行业赚钱吗 幸运农场杀号 大富豪彩票群 快3线上投注 1382472倍投图片